第五百六十一章 年糕

作者:越人歌 返回目录

推荐阅读:都市狂少神医小农民新帝谋婚:重生第一女将神医废柴妃:鬼王,别缠我重生之都市仙尊乱世婚宠:少帅,夫人要退婚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我在古代有工厂

奇热CC国际彩投_cc国际网投开奖不真实_cc国际网投股东 www.qiretxt.com ,最快更新公主喜嫁最新章节!

????除了刘琰自己还懵着,其他人全忙活开了。

????出嫁可不是上下嘴唇一碰就能成事了,要办的事情多着呢。

????筹办的是刘琰的亲事,可刘琰总觉得他们忙他们的,和自己关系不大。

????她还没怎么弄明白成亲是怎么一回事呢。

????要是成了亲,以后就是她和陆轶两个人过日子了?

????这日子,怎么过?

????她琢磨了下,应该和现在的日子差不多吧?看已经出嫁的三个姐姐,还有吴小惠,还有表姐、族中的其他姑娘们,她们似乎过得也都不错。

????可刘琰时常觉得她们才是一国的人,时常坐在一起低声说笑,可刘琰一过去她们又若无其事的转开了话题。她们坐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,丈夫、孩子、家长里短、人情往来——那些话题刘琰觉得琐碎、市侩、功利,怆俗,她们那个圈子她进不去,也不想进去。

????一想到有一天她可能会变成象溱王妃、宣王妃那样粗俗,吝啬,满腹怨气的样子,刘琰其实觉得成亲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。

????成亲会把她变成另外一个人,变得面目全非,变成她自己也不认得的陌生人。

????初五那一日在曹府刘琰又见着陆轶了。

????她在亭子里围着火盆,火盆的铜罩上放着几块年糕,烤得外面焦黄了,陆轶正好赶上。

????刘琰笑着说他:“你有口福了。”

????年糕她本来就不是烤着自己吃的。

????陆轶用长筷子把年糕取下来,吹了吹,就下手了,把年糕掰成两半。

????刘琰提醒她一句:“当心烫。”

????陆轶一边吹着热气,一边吃,几块烤好的年糕一转眼都进了他的肚子,再灌下一大杯茶。

????刘琰托着腮坐在一旁看他吃。

????好象每回见他,他都这么急慌慌的,活似饿了好几顿没有吃饭,也不知道这人一天天的都在忙活什么。

????刘琰心里这么想的,也就这么问了。

????陆轶笑着擦手,对她说:“瞎忙。”

????这两个字可不能轻易把刘琰打发了。

????陆轶平时做的事呢,不能算是偷鸡摸狗,但也不全是光明正大。

????他想了想,挑能说的和刘琰说:“我吧,平时做的事情可以分做两半。一半是我该做的差事,帮着主官核判刑案,之前还清了一波积压的悬案。”

????刘琰点头:“这我知道。”

????“还有些事儿,不是差事,但是也得做。有些是朋友托付,有些是我自己的产业牵扯到的事情。”

????刘琰提问:“比如呢?”

????陆轶想了想:“比如上次我帮着人找财物。”

????这件事儿刘琰还记得。虽然不是陆轶的事,但是人情关系嘛,就是这么回事儿,你有事找旁人帮忙,那旁人自然也会有事求到你头上。

????略微沉吟之后,陆轶接着说:“还有些事,是皇上的吩咐。”

????“嗯?”

????“公主还记得行宫遇刺的事吗?”

????那她怎么可能忘得了?

????“从那件事之后,我就一直追查京城附近刺客的行踪,这件事不能大张旗鼓的查,只能暗中进行。”

????“那,”刘琰把陆轶说的事情在心里算了算:“怪不得你总是这么忙。”这么些事儿压在一个人身上,他不忙死才怪呢。饭是甭指望能按顿吃了,怕是觉也不能好好的睡。

????父皇心也忒狠了,这也不能逮着一个人往死里用啊。

????不过刘琰也知道,别人想叫皇上这样重用只怕还求不到呢。

????“你以前一个字都没提过。”刘琰小声抱怨。

????不管是陆轶,还是父皇,谁都没跟她说过这事。

????当然了,刘琰也不是真的要抱怨,这事儿跟她说又有什么用呢?她也帮不上忙出不了力,胆子还不够大,上次行宫刺客的事就让她好长时间都风鹤唳的,晚上睡觉也一定要在寝殿内多留两盏灯,有些日子甚至不愿意把帐子放下来——她总觉得帐子外头好象有人躲着,暗处随时会有危险要了她的命。

????她只是觉得,有的事情,父皇知道,陆轶知道,他们之间默契得很,一个字儿都不对她提起,让刘琰觉得自己傻乎乎的,太好骗。

????“那你这些年,抓到刺客了吗?”刘琰觉得这件事儿太凶险,刺客们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,和这种人打交道,那不时刻都象在鬼门关前行走?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脚踏空。

????“没抓到几个活口。”陆轶的回答也证明刘琰没有猜错:“能抓到的都是一些小喽罗,有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替什么人卖命,只知道拿钱办事,逮住了也很少能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。”陆轶看她一眼:“这些东西很无趣,咱们不提这个了吧。”

????刘琰觉得他不是担心无趣,而是担心吓着她,才有意想转移话题的。

????“光吃年糕吃得饱吗?我让人去厨房再端点吃的来吧?”

????陆轶坦荡荡的拍了拍肚子:“这就差不多了,咱们……说会儿话吧?”

????说实在的,刘琰也觉得把时间耗在吃喝上头,是有些舍不得。

????她这几天特别想见陆轶,但是两个人想要见面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天寒地冻的,曹皇后不让她随便出宫。陆轶呢,当然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进宫去见她。从初一那天到今天,刘琰一直有些神不守舍的。

????“司天监的人好象正在算婚期。”陆轶轻声说:“我也悄悄找人问过。”

????“这个……”刘琰觉得这推算没什么道理,她总觉得这看日子凶吉是件挺不靠谱的事儿。照刘琰来看,只要不给她挑个象大姐姐当初那样的日子就行。大姐姐成亲那天实在是太热了,刘琰后来回想那一天 ,除了田霖想叫大姐姐同他私奔的事,就只记得一个热字了,选在那样的日子成亲实在太受罪。

????当然,最好天气也别太冷,找个不冷不热的春秋天,随便哪天她觉得都没关系。

????陆轶说:“合适的日子每个月都有,最好的日子应该是九月、十月里头。”

????“那挺好的呀,天气不冷也不热。”

????陆轶看着她,心情有些甜意,又有些无奈。

????这日子定在哪天,得皇上说了算。如果按陆轶的想法,恨不得明天就成亲呢。

????但皇上未必就舍得今年将女儿嫁给他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